古寺新貌展雄姿-青岛最大的寺院灵珠山菩提寺开光庆典散记
古寺新貌展雄姿(1) --青岛最大的寺院灵珠山菩提寺开光庆典散记 杨文闯 灵珠山菩提寺落成,要开光了。 这些日子,有关菩提寺的消息不胫而走环绕于耳,自然也成了青岛媒体和西海岸民众普遍关注的一个话题。可以说这是开发区人的一件大事,必将是红尘中的你我今生今世不容错过的盛事。 虽然我不是无动于衷者,但我觉得佛门深深,这一切好像与我无缘。听说,开光的那天,高僧大德云集,登山入寺是要凭证件的,而我不一定能拿到这个入场劵,加之近期有点忙,就没找人弄那所谓的证件。 我一直觉得我与佛家无缘。 可此刻笔下竟有了写佛的因缘,这到出乎意料之外呢。人生可谓无常,佛门深藏若虚。缘起就是我拿到了这张入场劵,有幸去了菩提寺,亲历了灵珠山菩提寺的开光盛典,确实不虚此行。 此前,只是在小说里,在电视里看过方丈和和尚,印象最深最大的还是河南蒿山的少林寺。少林可谓古寺名刹,气势恢宏,云蒸霞蔚,钟磐悠鸣。但我看到这样的一幕,为了争夺袈裟,佛界净土,亦不清净,竟然明枪暗箭,你死我活。 说我与佛门无缘,因为我所知道的佛教四大名山,哪一座山我都没有去朝拜过。我的老家在陕西,从韩城过了黄河,就是佛教圣地五台山了,但我一直只是向往而已。小时候喜欢听秦腔,秦腔里的名剧《三滴血》,说的就是韩城跟五台山有关的事,所以印象忒深。据身边去过五台山的一位文友回来说,此山方圆五百余里,由五座山峰环抱而成,有五大禅寺,即显通寺、塔院寺、文殊寺、殊像寺、罗睺寺。鼎盛时期的寺院达300余座。汉唐以来,一直是中国的佛教中心。现在仅剩下寺庙47座,但还是很值得一看的。因此山盛夏凉爽宜人,故又名“清凉山”。说你不去看看,是一大憾事。是啊,人生的憾事多了,岂是去趟五台山就能无憾啊!朋友的兴高采烈,还是感染了我,对于五台山,向往就更强烈了。几年前,山西朔州作家黄树芳曾邀我去五台山一游,他在平朔煤矿供职,说他作陪,以尽地主之谊,但迟迟地动不了身去。人生有许多的无奈,并不是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,总得有某种机缘的。 浙江的普陀山,在杭州湾以东,是舟山群岛中的一个小岛,堪称一座仙岛。那里的海阔天空,山色空蒙,是很迷人的。作为佛教胜地,最盛时期有82座寺庵,128处茅篷,僧尼达4000余人,也是因为佛教气氛的浓郁,香火旺盛,使普陀山蒙上了神秘的色彩,最著名的潮音洞和梵音洞就在普沱山上,让人非常神往。但遗憾的是,我也未能去普陀山游历。 位于安徽池州的九华山,在长江的南岸上,属黄山支脉,以99座山峰著称,尤其以天台、天柱等9峰最雄伟,号称“东南第一山”,其“大鹏听经石”的传说,我小时就从书上看过的。后来读全唐诗,始知唐代大诗人李白曾三次游历九华山,写下“昔在九江上,遥望九华峰,天江挂绿水,秀出九芙蓉”的美妙诗句。 还有峨嵋山,李白也有诗曰:“蜀国多仙山,峨嵋邈难匹”。当然这不为奇,李白是四川江油人,写巴蜀的山水风物,应是他的本分。这座被世人称为“仙山佛国”、“植物王国”、“动物乐园”、“地质博物馆”的名山,有“峨嵋天下秀”的美誉。这两座山,都距我出生地汉水流域不远,可于我近在咫尺,却远隔天涯。所以我说跟佛门缘浅,就不是哗众取宠了。 这到不是说,我对中国的寺院寺庙就一无所知。我去过陕西扶风的法门寺,北京的喇嘛庙雍和宫,也去过青岛的湛山寺和胶南的石门寺。然我对寺院这种古老的宗教圣地,还是提不起太大的兴趣。当看到身边的人拜佛许愿,求神灵保佑,有时觉得有些好笑。因这些人等,有我认识的,知道他们原本非慈善之人,还装模作样地,见佛就拜,就有些感觉怪怪的。这也不是说,我不信佛,佛门清规戒律,佛法无边,岂可不信,只是觉得佛在心中,何必要耗费金钱不远万里地前去烧香叩头,即便不是无知,也有些假惺惺地。与其求佛保平安,还不如自己把人做好了,把事做好了,以尽了人事,何愁菩萨不保佑呢。我佛慈悲,佛光普照,是惠泽万民众生的。虽然我持这样的态度,但对那些一心向佛,虔诚无比的信徒,还是很敬重的。他们只为礼佛,无愿无求,以求心安神宁心止如水。 当然,有条件的话,我也是想去名刹古寺走走的,了解一下我国的佛教,解读佛教文化,到是有几许热衷的。如果时机合宜,最想去洛阳看看我国的第一古刹白马寺,去江南看看灵隐寺、金山寺,去看看敦煌的莫高窟、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,还有少林寺、大昭寺、塔尔寺、布达拉宫等等。 言归正传吧,好像离题有些远了。 2009年9月28日,菩提寺落成开光,香火一下子旺盛了起来。 就开光前后发生的一些片断回忆起来,还是叫人心潮难平的,似乎也有悖了我在前面所说的跟佛门无缘。 9月27日一早赶到《西海岸》工作室,青岛名家美术馆的王永华主任打电话来,请我参加一个笔会,时间是下午两点,在名家美术馆刚开馆不到一月的一楼展厅,并让我代为邀请两个摄影家前来拍照留存资料。朋友相托,不可推辞,我很快就跟区摄影家协会的两位副主席杨同玉和薛玉世联系好了。下午我们三人如约赶到美术馆,始知是此次前来参加灵珠山菩提寺开光的各路高僧大德,要在此举行个书画笔会,人可能不少哩,这让我有了几分高兴,一是能零距离一睹出家人的庐山真面目,二是能一瞻大德高僧的墨迹,因为自古以来,高僧中有不少翰墨丹青高手。偏偏,等了一个多小时,既不见大队人马来,连一个小和尚也未闪面。快4点了,夕阳已斜,当事人来了电话告之,笔会临时取消了,延至28日下午举行。因台湾的星云大师刚下飞机,时间不允许举行了。这让我们都有点失落,也有点被耍弄的感觉。待返回《西海岸》编辑部,却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印制精美的嘉宾证,拿起一看令我异常欣喜,我有资格明天去菩提寺参加开光庆典了。也许沾了一点佛光吧!此证的正面印的是灵珠山菩提寺鸟瞰图,上印两行字,即“灵珠山菩提寺落成开光升座法会 ”;翻过另一面是一朵莲花图案,最上部的三行字是一个整体,依次是“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(黄岛区)灵珠山菩提寺落成全堂佛像开光暨明哲长老升座庆典法会”,莲花的中心是“嘉宾证”3个大字,最下边是“2009年9月28日”。 待看过留言,始知这是宣传部副部长、区文联主席孙兆旭特意给我的,来之可谓不易。这天夜里,我早早就睡了,为的明晨早起。翌日不到6点我就起床了,因昨晚和王清聚通话,他告我早7点在区政府门前集合,统一乘车出发,不然要从山门登山,得走半小时呢。6点50分,我赶到了区政府大楼前的市民文化广场,偌大的广场一片静寂,无有车队也不见人,只有朝阳撒在广场上,让我感到天朗气清。正纳闷间,王清聚来了电话,原来是我提早了一个小时,也许昨晚他说错了,也许是我听岔了。为了佛事,虔诚点好啊! 佛教传入中国,大约在公元一世纪的中叶,至今也有一千九百余年了。在这漫长岁月的更迭中,佛教作为一种文化已渗入到我国各民族的文化中,并成为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我国现有佛教寺庙上万座,在这如林的寺院寺庙中,有不少还是著名而珍贵的文物集散地呢。如北京云居寺的石刻佛经、觉生寺(大钟寺)的永乐大钟,河北正定隆兴寺的《龙藏寺碑》,山西洞广胜寺的金代佛经《赵城金藏》,北京雍和宫的紫檀木雕刻,金、银、铜、铁、锡五种金属铸成的五百罗汉山等,都是佛教文物中的代表。再如四川乐山凌云寺的石刻弥勒佛像,河北承德普宁寺的木雕观音像,天津蓟县独乐寺的泥塑观音像,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的铜铸强巴(弥勒)佛像,北京卧佛寺的铜铸释迦牟尼涅槃像等,其高其大的程度,不但为全国各类佛像之冠,在世界佛教界也是罕见的。再就是山西五台南禅寺的唐代泥塑,天津蓟县独乐寺、山西大同华严寺的辽代泥塑,山西繁峙岩山寺、朔州崇福寺的金代壁画,山西平遥双林寺的宋、明时期的彩塑,北京法海寺的明代壁画等,不但是我国佛教艺术的瑰宝,同时也是我国古代雕塑、绘画艺术中的奇葩。至于陕西扶风法门寺珍藏的释迦牟尼佛指骨真身舍利,不但中国仅有,而且在世界佛教领域也是独一无二的。法门寺中的那只双轮十二环纯金锡仗,至今也没有超过它的更高等级的法器的文字记载。 而佛教最先,也可以说,是由云南传入中国内地的。 大理古城,是上千年前世界上最繁华的佛教古城之一。那来自南诏崇圣寺的钟声,从苍山洱海响彻云霄,其沉雄厚重、悠远激扬,穿越一切佛界的乐音,把所有的宗教乐音都凝固在大理那五花石筑起的街上,昭示后来者,南诏崇圣寺是东南亚、南亚辉煌的佛都。 佛教,作为人类文明的结晶,古往今来,有许多地方就因佛教而声誉卓著名垂青史,又有许多地方因崇尚佛教而古寺千载盛香火绵延。在佛学界,许多学者认为,西域的丝绸之路是佛教传入中国的主要途径。而西南一隅的大理,并不被看重,其实,公元前138年,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——大月氏,在大夏见到筇竹及木棉布,才知道有一条商道从云南和四川通往身毒(即印度),确认云南很早就和现今的东南亚、南亚、西亚、中亚有了交往,西方文明与西南边疆的文化在这里接触、碰撞、交汇。所以说,云南是佛教最先传入中国的途径,是有依据的。 一千多年前的南诏,即今天重展雄姿的崇圣寺,将中国佛教的三大体系:汉地佛教(汉语系)、藏传佛教(藏语系)和云南地区南传上座部佛教(巴利语系),都聚集于此,这在全世界的佛教界是少有的景象,只有“佛都”大理才有,可以说是历史赋予大理的与众不同的“神奇魅力”。 了解大理的人,不难知道,古老的大理国有一幅传世经典——《张胜温画卷》,这部辉煌巨作,画的就是大理国国王利贞皇帝率文武群臣官员虔诚礼佛的景象;画面上有大理国诸佛、菩萨;还画有“16大国王”参加礼佛的盛况……这说明:南诏、大理国佛教鼎盛,受到东南亚、南亚各国的膜拜,还成为唐、宋时期我国与东南亚、南亚各国友好的桥梁。南诏时期,骠国(今缅甸)国王雍羌和王子舒难陀,在南诏王异牟寻陪同下到三塔崇圣寺祈拜敬香;859年,骠国受到侵略,南诏派大将增援,骠国把佛舍利赠与南诏答谢。到十一世纪,缅甸蒲甘王国一世王阿奴律院率领使团到大理朝拜佛牙,受到“大理国”热情接待;大理时期,星逻(今泰国)国王耶多曾两次到崇圣寺迎佛牙,大理国王段思廉以玉佛相赠。 无论是一千年前,还是今天,从建筑规模上讲,崇圣寺都是东南亚较大的佛教寺院之一。惟有领略了崇圣寺的风采才能真正理解“佛都”的传奇。今逢盛世,昔日“蜀身毒道”已变为“天路”;崇圣寺重建,佛都又重生。生生不息的,还是世代人们朝圣的心。 珠山与崂山隔海相望。崂山在大青岛的东岸,以道教名扬天下。青岛这座百年城市,也因海上仙山——崂山而誉满神州,名扬海内外。 珠山在大青岛的西岸,因胶州湾让珠山和崂山隔海相望,青黄不接。多少年来,珠山作为青岛的佛教发源地,一直未能名震中外。这是珠山的一大憾事。但“东崂西珠”、“东道西佛”一直是西海岸人的一个梦想。 公元2000年,是3000年一遇的千禧龙年,珠山正式被国家林业局批复为国家级的森林公园。这是珠山千载难逢的大好发展机遇。由此,珠山旅游开发掀开了它历史上的一页新篇章。经过十年的开发建设,今日的珠山,摇身一变,从一座不名之山变成西海岸的风景名胜区。小珠山主峰海拔724.9米,巍然深秀,层峦叠嶂,奇峰陡峭,融奇、险、清、秀于一体,素有“东崂西珠,双珠嵌云”之说。登珠山以远眺,烟波浩淼,四季有别。春天,珠山百花盛开,百鸟争鸣;夏天,草绿林深,清凉沁人;秋季,满山红遍,层林尽染;冬季,雪压劲松,银装素裹,有“四月飞雪”之称。珠山地处海滨,景物独特,旅游资源丰富,而白云寺作为珠山公园内的重要景点,从2005年得到重建的曙光;这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,有信徒热情的高涨,有宗教界人士的积极吁请,有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,从而使白云寺拨云见日,云蒸霞蔚。 灵珠山菩提寺,目前在中国寺院排行榜上,还是在寺院名录中,应该说还没有它的位置,因为叫响这个名字,也才是近一两年的事,是新闻媒体对外宣传报道外界才知道的。但这并不是说,灵珠山菩提寺就无足轻重了。该寺始建于明末的万历年间,属汉传佛教禅宗道场,是胶东地区规模最大的寺庙,迄今已有400余年的历史。它位于胶州湾的西海岸,地处柳花泊境内的珠山国家森林公园北麓,坐落在大庵山的南麓,其前身叫白云寺,也叫大庵,所处地位宛若一聚宝盆,静卧于珠山一隅,四周环山,白云缭绕,犹如仙境一般。周围的杜鹃谷、望夫山、青石潭、狐仙洞、齐长城遗址等,今已全部对外开放,游人如织,四季不断。按照《珠山国家森林公园总体规划》,灵珠山菩提寺所在区域,将陆续开发建设成以特色森林为主题,集森林娱乐、山林野趣、休闲观光等功能,蕴涵佛教文化、齐文化的生态型旅游文化度假区。目前,大景区的青岛森林野生动物世界、一切智园、农家乐等旅游项目早已接纳游客,观者云集。 历史上的白云寺,其规模不断地扩大,影响日深。清咸丰十三年(1853年)重修,民国31年(1942年)二次重修,后因战乱不止,盗贼蜂起,连出家人日子也不好过,到新中国成立前夕,寺庙只剩下一个和尚。但白云寺香火之盛,佛教风气之浓,在黄岛、胶南、胶州、诸城等周边的半岛南部地区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。每年的正月十五、三月三、九月九等传统节日,各地前来赶庙会的信徒、僧众络绎不绝,多时达万人。 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明令废除封建迷信,信教群众的朝拜习俗一度受到冲击,但白云寺香火始终没有间断。大炼钢铁时拆庙搬神,拆除神殿,庙宇损毁,遭受重创,仅存古寺遗址。文革时期,辛安公社派人清理白云寺废墟,拆了僧舍,办起了“珠山中学”后称竹山中学,再后来更名为黄岛四中,1978年黄岛四中撤销。 白云寺又成了佛门净地。 佛法昌隆之时,太平盛世之日。国运昌隆,政通人和,佛法常住。 重建白云寺,成为国家级开发区中名列第五位的青岛开发区社会各界、许多人士纷纷寄予厚望的,也是海内外许多高僧大德和众多佛教信徒众望所归的。人们希望早日恢复白云寺,按照佛教文化仪轨,重整朝拜白云寺的历史传统。企盼珠山古刹早日重现当年的庄严。在开发区工委、管委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,青岛市佛教协会从2005年开始筹备重建白云寺。 这一浩大工程,得到了区内外方方面面的关心和支持。 重建白云寺于2006年12月26日在珠山举行了隆重的奠基仪式。重建工程正式启动后,宗教界人士商议提请,将建设中的白云寺更名为“灵珠山菩提寺”。该工程共募集善款超过1亿元,大规模募集善款不下数十次,所有捐款全部用于寺院建设。其中信徒捐献4000万元,主要用于殿堂和佛像建设。 白云寺复建工程充分利用原有寺址的山坳自然地形,精心设计的。吸取历史建筑之精华,借鉴国内一些著名佛教寺院布局的特点,把静态的佛教艺术与动态的佛教文化相结合,使其庄严宏伟又秀美壮观,具有北方寺院的气派,突出既有汉传佛教,又兼容南方佛教的文化特点。在建筑艺术上,从建筑形式和结构用材方面,也有别于其它寺院,既继承了我国汉传寺院建筑的优良传统,又在利用现代高科技上有新突破,堪称汉传佛教寺院文化艺术建筑的典范。 整个寺院由一条主轴,两条副轴组成,分中、东、西三路构成院落。中路主要为殿堂,东路布置寺院内部生活用房,西路供香客上香使用,形成“内东外西”的建筑格局,“内”为本寺僧人活动场所,“外”属来寺施主或居士活动之所。灵珠山菩提寺包括寺门口的牌坊、如意桥、广场、菩提寺山门、天王殿、大雄(昆庐)宝殿、藏经楼、观音殿、钟鼓楼、禅房、菩提院、放生池、云水寮等主体建筑,还有寺门前的四根雕龙石柱,四只青面石狮,四只乳白大象、四个八角形圆周柱,镌刻《大悲心陀罗尼经》和《般若陀罗蜜多心经》经文,以及菩提寺重建碑记和功德碑等。整个建筑群揽括了传统官式屋顶型制:重檐五脊、重檐歇山、单檐歇山、攒尖顶等。每幢殿宇均有佛教文化的艺术彩绘,于华丽中见古朴,彰显“清静虚无”。雕绘也以华丽与古朴的清雅见长。图纹精美,文化艺术气节息浓郁。并且规划和设计严格遵循轨制,部局严谨,错落有致;开合得当,转折自然。举目可见的紫柱丹壁、石作、台基、栏杆、甬道、地幔等厚实凝重。殿堂、禅院、僧房和藏经楼下植有奇花异卉。古老的桂花、芙蓉、玉兰、枇杷、梅花、芭蕉等各具姿态。总投资一亿元人民币,占地面积80亩,建筑面积8000平方米,是青岛地区目前最大的一座寺院,它的落成开放,必将迎来盛世重光,让广大的佛教界人士、信徒以及游客们在秀美的珠山烟云中礼佛,领悟合美人生。 在重建过程中,青岛市佛教协会提出 “三个中心”的理念,即“朝圣中心”、“修持中心”和“佛教中心”。开放后,可实现多功能的兼容,使之成为珠山弘扬佛法、培养僧才、研究佛学、对外交流和文物保护、宣传的一个重要平台。酝酿开光的同时,9月初正式交付青岛市佛教协会使用,市佛教协会派驻50僧人入院,紧锣密鼓地筹备对外开放事宜。从9月20日开始,各种开光前的法事活动已陆续展开。 灵珠山菩提寺,是珠山森林公园总体规划中的一个重要景区,在整个公园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,加之一切智园、影视城、野生动物世界已相继对游人开放,灵珠山菩提寺的落成,将形成青岛大旅游格局中的“东崂西珠”、“东道西佛”。据市佛教协会介绍,近期还将启动灵珠山佛教文化公园二期工程的建设,该项目总投资将达2亿元人民币。 菩提寺重展雄姿,将为珠山森林公园提供难得的发展机遇和充足的外地客源。以佛教文化为主题,打造小珠山佛教旅游胜地,势必将提升青岛佛教在国内外的地位。 菩提寺的建设工程,得益于施式单位河北荣艺园林古建有限公司的竭尽全力,该公司是国家建设部审定批准的园林古建筑专业承包壹级资质企业,主要从事文物保护建筑修缮及复建、仿古建筑、城市园林景观等工程的施工,所承揽的文物保护建筑修缮及复建代表工程有:保定的古莲花池、保定直隶总督署幕府院、保定大慈阁、保定曹锟戏楼、邯郸涉县娲皇宫、邢台古城墙和角楼、辽宁兴城袁崇焕督师府、北京国家图书馆(古籍馆)、山海关清兵部分司署、石家庄元氏县封龙书院等;承建的仿古建筑主要工程有:天津鼓楼步行商业街、天津古文化街、天津杨柳青古镇、天津天鹅湖度假村四合院、保定关岳行宫、北京“紫庐”别墅豪园屋面和庭院、秦皇岛山海关古城四条大街、青岛胶州宝塔、石家庄赵佗公园、廊坊“京韵风情苑”四合院、山西应县仿古步行街、北京吴东魁艺术馆、天津天鹅湖度假村等。 一切都是因缘。一路上我就在想,应访写篇文字的,虽然没人安排也不能怠慢,不能坏了缘起。 说来也有意思,自菩提寺开光日子一定,近半月来青岛的天气,每天都是天朗气清,秋阳高照。 28日早7:40,开发区管委(区政府)机关参加仪式的人们,纷至沓来,在管委大楼门前集合。8:00整,5辆大巴和6辆小巴载着200多人,向菩提寺出发了。 柳花泊境内从零晨3点就实行交通管制了,一直持续到到中午12点。所有的车辆,一律停放在柳花泊街道办事处驻地,只有少数车辆,可以开往珠山风景区的山门前,但不能上山。我随记者采访车一直抵达了菩提寺的山顶新建停车场。要不,我也得从山下走十余里盘山水泥路了。 显然,这是个特殊的日子,同行的杨晓菁见了吴清,说她一夜都未睡好,激动啊!看得出,自家门前有了可以朝拜的寺院,寺院开光,大家都有点激动。要把全程用文字记录,深知此行压力也不小,因为所有来的,不管是拍照的,还是抓报道的,谁不想留住这历史性的一天,这一天的所有美好的记忆。我就在心里告诫自己,一定要留心把全过程写下来。 从开发区走时,阳光明媚,可车过柳花泊,大雾就弥漫了整个柳花泊,随时有降雨的可能,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去菩提寺的兴致和决心,在通往柳花泊和珠山纵横交错的道路上,奔涌着大量的车流与人流,人们都朝着一个方向,涌向菩提寺。尽管前面的能见度只有五六米远,但所有的车辆打开防雾灯,轰轰隆隆有序而行。真好像菩提寺开光,柳花泊沾了一脉仙气。进入珠山风景区的柳木路两边,有执勤人员在导引,路两侧的树上,彩旗飘扬,横幅招展。至珠山脚下,雾气开始消散,我们的车是9点抵达山顶停车场的。一下车,大雾已经散得无影无踪了,太阳露出了笑脸,真是天人欢喜。大家都说,今天真是神奇了,天相祥瑞,给开光留下了一个难解的谜团。 我们一行进入了寺院区。我在2008年和区史志办的同仁,来过一次。当时我受聘做了一年《黄岛区志》和《青岛开发区年鉴》编辑工作。所以,看到建筑群赫然耸现在眼前,虽然似曾相识,却恍惚如在梦中。寺内有许多义工,他们是柳花泊和辛安的居民,提前几天就在山上做起了接待工作。环顾菩提寺上下,善信云集,人头躜动,万余众生,人山人海。 庆典主席台设在大雄宝殿前的广场上,开光大典即将举行。 我持的嘉宾证,比贵宾证还差一个档,寺内的执勤民警不让进入大雄宝殿的通道,最后进入天王殿,也就是与大雄宝殿相对应的广场,已聚集了人头躜动的观礼信众和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。我只能仰视高高在上的大雄宝殿,这让我有些难以企及。 抬眼望,不时看到僧人在走动,在做超度法会前的准备。陆续地,各地各界的领导、嘉宾、法师、高僧都来了。据了解,抵达菩提寺的高僧大德有: 国际佛光协会总会长、台湾佛教界领袖、著名高僧星云大师; 台湾净化社会文教基金会董事长净耀法师; 台湾华严莲社创办人成一长老; 台湾华梵大学隆迅法师; 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觉光长老; 香港宝莲禅寺一如法师; 澳门佛教总会理事长健钊法师; 韩国曹溪宗总务院前正院院长法山法师; 印尼大丛山慧雄法师; 日本临济宗南禅寺派管长中村文峰长老;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、上海市佛协会长、全国政协委员、玉佛寺方丈觉醒法师; 中国佛教协会教务部妙航法师; 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、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觉明法师; 黑龙江省佛教协会副会长融光长老; 五台山圆照寺海信法师; 成都大慈寺方丈大恩法师; 常州天宁寺方丈,常州市佛教协会会长松纯法师等海内外100多位。 大典由山东省佛教协会主办,青岛市佛教协会承办,是山东省及青岛市佛教界近400年来最盛大的一次佛教盛会。活动除了灵珠山菩提寺落成、全堂佛像开光,还有明哲方丈晋院升座仪式。庆典活动之后,山东省政协常委、山东省佛教协会会长、青岛湛山寺方丈明哲长老就正式兼任灵珠山菩提寺方丈了。 寺院“开光”,是宗教活动最基本的内容之一,也是最隆重的仪式之一。又称开光明、开眼、开明、开眼供养,就是对新佛像、佛画完成,置于佛殿、佛室时,所举行的替佛开眼的仪式。换句话说,就是给神像、佛像、吉祥画等赋予“神气”和“灵性”。《禅林象器笺•垂说门》中说:“凡新造佛祖神像者,诸宗师家,立地数语,作笔点势,直点开他金刚正眼,此为开眼佛事,又名开光明。”在佛教中,只有经过开光,佛像便不是原来的木雕石塑,才具有宗教意义上的神圣性,受到佛教徒的顶礼膜拜。 开光时,先将佛像安好,诵经及念咒语,奉请菩萨安座,然后高僧为佛像开光说法。《黑谷灯语录》中说:“开眼者,本是佛匠雕开眼,是事开眼;次僧家诵佛眼真言,诵大日真言,则成就佛一切功德,此谓开眼也。”开光时,因诸佛菩萨的功德不同,主法者说法也各有不同,并且主法者常会提到为佛像开“六通”,即眼通、耳通、鼻通、舌通、身通、意通,让佛像具有这六大神通:即点眼眼通,真见无所不见;点耳耳通,妙闻遍及十方;点鼻鼻通,普嗅法界诸香;点舌舌通,演说妙法无穷;点身身通,分身尘尘刹刹;点意意通,能鉴三世真机。开光仪式一般由主法者先拿新毛巾在佛像前做一个擦佛像的动作,说一首偈语,赞颂佛菩萨的功德;其次再用镜子向佛像正面对照,说几句寺院、佛像完成的因缘;然后主法者拿起朱砂笔,再说一首偈语,将朱砂笔向佛眼的方向作一个“点”的动作,大喊一声“开”,仪式就算完成了。 灵珠山菩提寺规模宏大,开光很隆重,旨在对新佛像安置的一种敬重,所以举行开光法会,便是此次所见的隆重法事活动了。在繁多的宗教仪式中,虽因地域不同,各自法定仪轨不尽相同,但从总体上,是不能违背经典的开光规定的。 “开光”,不是“迷信活动”,而是一种严肃的宗教仪式。我国领导人,原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先生就曾参加过宗教开光仪式,参加的是无锡灵山大佛的开光仪式。作为正常的宗教活动,体现了国家对民族宗教事业的重视程度。 追溯起来,我国的开光法会,最早见于北宋太平兴国五年(980年),北印度乌填曩国传法大师施护,在开封太平兴国寺译经院译出的《佛说一切如来安像三昧仪轨经》。该经指出,佛像塑画雕造完成后,要举行安像庆赞仪式。择吉日良辰和结界胜地,设置伞盖、幢幡、香花、水果、灯明等佛供,由身着庄严如法的阿阇黎入佛堂安像,并同弟子们一心观想如来一切圆满之相。然后合掌作礼,瞻仰圣容,以净香花等佛供献于佛前。入定心、离疑念,诵咒三遍,请一切佛安住于此,受此香花、明灯、水果、饮食等供养。然后置佛像坐西面东,并用黄布覆盖。阿阇黎作观想佛如一聚火,如来真身诸相圆满,然后以“唵阿吽”三字安于佛身之上。“唵”字置顶、“阿”字置口、“吽”字置心。若是金、石、铜等佛像,就要涂上香油,用草,刷子刷干净,然后用歌舞伎乐赞颂,僧人复诵香赞真言。再用盛满香水和五宝五药花果的净瓶灌浴佛像,再令僧众齐诵偈赞,并作歌舞伎乐。若是画像,要用镜子照之,再以前述五种净水涂于镜上,沐浴镜中影像。再依次吟诵着衣真言、安耳真言、安发髻真言、安指甲真言、安髭须真言、献涂香真言、安庄严真言等等,然后依灌顶仪轨将佛像置入曼荼罗,诵本尊真言三遍。一切供养仪式具足之后,开眼师用笔作点眼姿势,此乃为佛像开眼输送光明,再诵开眼光真言二遍。这时,佛像即已开光。诵完开眼光真言后,令施主弟子入曼荼罗,齐诵护摩真言、增寿真言、息灾增益真言,使众生普获吉祥。这时,阿阇黎即教化施主结缘,施利增福,金银财帛等随心布施。然后,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也施以财物,令福德更具圆满。曼荼罗之内所供财物,必须都归阿阇黎,其它人不得享用。当这套仪轨全部进行完后,即可收坛。这是密宗的作法,与汉地佛教有所不同。 佛教中任何仪式都具有一定的表法意义,开光也不例外。佛教认为,众生从无始以来,就受到无明尘垢的污染,而不能彻见诸法的真理,所以需要开发内具的智慧。唐代神秀禅师说过: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”所以,在开光仪式中,行使主法的人拿起毛巾向佛像作拂尘的动作,表示要拂去众生心地上的尘垢;用镜子一照,表示垢除净显,明心见性,真正见到诸法的本来面目;用朱砂笔点向佛眼,是因为眼睛代表智慧,点开佛眼,开发众生内在智慧。如果众生没有智慧,对诸法妄起分别,就如眼睛有病,见到空花,还执为实有,所以除去眼病,发掘原有的般若智慧。 有人研究论证,开光这种仪式,来自道教和民俗,佛教在流传过程中,受到原有中国文化的影响,将其援入,这怕也是佛教中国化的突出表现之一。
 
 
版权所有:河北荣艺园林古建有限公司   电话:0312-6418543  手机:13503381766  中国·保定
网址:www.ryyl.com  Email:rongyi08@163.com  冀ICP备05016227号